《走进虎皮寨》之六望乡台_阿汤博客
阿汤博客-承接中小企业服务器维护和网站维护,有意者可以联系博主!

《走进虎皮寨》之六望乡台

心情随笔 224℃ 0评论

丹棱县顺龙乡虎皮寨之南有一座山峰,名叫望乡台。说起这个望乡台,还有一个不凡的来历呢。

事情还得从丹棱县北的龙鹄山说起。丹棱城北十五里,唐时有一座道教名胜之山叫做龙鹄山。山下的龙鹄场、红石碑、果溪峡一带居住着丹棱大族李氏。

丹棱李氏,出自唐宗室曹王李皋之子李偲。武则天主政时,大杀李唐宗室。李偲时为武卫大将军,被废为庶人,于是带着一家老小入蜀,隐居于丹棱县龙鹄山下。经世代繁衍,遂成为丹棱望族。由李偲历五世,时值“安史之乱”,唐明皇逃难于蜀州。时,李偲五世孙李瑜往蜀州拜见唐明皇,并呈上《李氏族谱》,要求认祖归宗。唐明皇翻阅《李氏族谱》后,同意李瑜归宗,并随即授李瑜为长江县令。长江县,后更名为蓬溪县。又二世为李同,任始建县令。始建县,在今仁寿县内。之后,历宋、元、明各朝,丹棱李氏科甲仕宦者不断。

明末清初,张献忠入蜀,遣其义子刘文秀屠戮丹棱。刘文秀驻丹棱,日遣兵四处杀人。各地的“土暴子”及富户家的悍妇恶仆亦乘机劫掠主家财产。“张献忠剿四川”,丹棱县城之东、南、北三路百姓被杀戮殆尽。一时间,乱兵纵横,人人逃匿。

龙鹄山下,青壮年被杀的被杀、外逃的外逃,剩下的老弱妇幼已成待宰的羔羊。时近黄昏,红石碑方向又传来追杀声。李姓家的老祖母饱含泪水眼望年仅12岁的小孙子,唉声叹气地说:“逃命吧,你赶紧往西方山上逃命去吧,那里还没有杀过去。逃出去一个算一个。如果皇天保佑,将来总有回归老家的一天。”李家偌大的一个大家族,现在只剩下了这可怜的祖孙俩了。懂事的小孙子,在奶奶面前跪下磕了三个响头,转身向西逃跑。途经杨榜、方嘴时,李家小孩不忘两个小老表上一跑逃跑。这李、陈、徐姓三个表兄弟,年龄都在12岁上下,平时都是在一起玩耍惯了的。

时近黄昏,表兄弟三人跟着逃难的人群往县西山区逃命。天已黑尽,奔跑在上山的路上,听得到从丹棱城西白塔坝上传来的追杀声,看得见南门山上火烧房子冲天的烈焰火光。不敢走大路,只能在荆棘丛生的没有路的山林之中奔跑。在一片黑暗之中,深一脚浅一脚、高一步矮一步地逃命。鞋子跑掉了弯下腰去捡,却无论如何也摸不到。荆棘刮烂了衣服,树枝撕破了裤子,裸露的手臂和腿脚伤痕累累。跑够了,疲惫了,表兄弟三人坐在地上相抱在一起便睡着了。第二天天刚黎明,接着又是逃命。

第三天早晨,三个小孩惊慌失措地来到虎皮寨南边的半山腰。看见了小溪中流动的清水,饥渴的小伙伴急忙用一双双小手捧水喝。不解渴,干脆匍伏在溪边直接用嘴在溪中喝水。这时,一又对于上山干农活的中年夫妇恰好经过,三个年幼的孩子异样的神情吸引了这对中年夫妇。光脚板,光脑壳,裤子下半截成了“响刷子”,衣服没有一块完整的布,裸露的皮肤全是伤痕。中年妇女伤心地抱起小李,抚摸着还在流着血的双脚,轻声地询问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,中年男子动情地说:“孩子们,坝上到处在乱杀人,我也听说了。这几天逃难的人不少,但他们都是大人。你们已经跑不动了。不如就到我家住下来,我收养你们,对不?”原来,。这对中年夫妇原先有一个儿子,十二岁那年上山放羊子时被老虎叼去吃了。经过两天逃命的三个小伙伴,早已是饥寒交迫、疲惫不堪了。懂事的小李子从中年妇女怀中挣扎下地,跪在地上。小陈、小徐急忙与小李跪成一排,齐声喊道:“爸爸!妈妈!小儿给你们磕头了!”

从此,这三个表兄弟便在这家住下来了。中年夫妇把三个小孩当亲生儿子一样对待。三个小孩子非常懂事,每天跟随父母上山,或放牧,或打柴。邻居都说:“这是你们前世修来的福哇,齐整整地得到了三个好儿子!”中年夫妇从中年到老年,终日辛勤劳作,供养三个儿子读书。儿子长大后,又给他们完婚。一天,老年夫妇把三个勤快的儿子叫到跟前说:“儿呀,你们分开过吧,各自立业去。各人的姓,还是各人的姓。不过一定要有条规矩,将来你们三家人的后代不能通婚。”功夫不负有心人,表兄弟三人奋斗几十年后,各自都修建了房屋,添置了牲口和农具,繁衍了后代。在这山区,李、陈、徐三家都成了殷实富户。看着此情此景年迈的夫妇满意地闭上了双眼。

然而,这三个表兄弟却时刻没有忘记过自己的家乡。对门有一座高山,三个老表常常结伴攀登上山顶,面朝东方龙鹄山的方向眺望,儿时记忆中常结伴攀登龙鹄山的往事仿佛就在昨天,奶奶的教诲常常在耳边响起。远望龙鹄山,两眼泪汪汪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乡愁萦绕挥之不去。久而久之,望乡台这个地名就流传下来了。

后来,这三家人的后代一直遵循“李、陈、徐三家不开亲”的祖训。又后来,时隔一百多年后的清代中期,李姓的一支移居到龙鹄山下的金鸭塘旁居住,至今瓜绵瓞衍,人丁兴旺。

转载请注明:阿汤博客 » 《走进虎皮寨》之六望乡台

喜欢 (0)or分享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