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走进虎皮寨》之八杨凌庙出“小鬼”的传说_阿汤博客
阿汤博客-承接中小企业服务器维护和网站维护,有意者可以联系博主!

《走进虎皮寨》之八杨凌庙出“小鬼”的传说

心情随笔 380℃ 0评论

88岁的刘光伦大爷讲述“小鬼”的故事

88岁的刘光伦大爷讲述“小鬼”的故事

民国十三年,也就是1924年,丹棱县顺龙乡杨李庙村出小“鬼”子了。话还得从头说起,凶手邱文贵联手小妾李桂英合伙整死大房妻子杨氏,然后才出了“小鬼”。为何他们要整死大房女杨氏呢?因为大房女杨氏长得丑,娘家无人,一来丈夫不喜欢,二来小妾又嫌弃。杨氏小的时候,出麻痘(子),因无钱医治,导致脸上坑坑洼洼的。

说起杨氏命运也惨,无兄无弟,无姐无妹,那时父母还健在,家里也不算富裕,才13岁的时候,媒人就跑到家里为她提亲,那个时候都是媒说之言,媒婆那张嘴,上下都抹了油,一阵油腔滑调之后,说得父母开心,杨文贵(杨氏女之父)就把生辰八字交给了媒婆。16岁的时候,杨文贵得伤害病,不幸病故,其母一口气没有提得出来,也随之而去,杨氏到左邻右舍叩头跪谢,求助亲朋,好不容易把父母安葬。

再说邱文贵的父亲邱洪顺听说杨氏父母已故,就托媒人把杨氏叫到了自己的家中。这时杨氏与邱文贵才算正式见面,一见面看杨氏满脸麻子坑坑洼洼,邱文贵立即转身,不理杨氏,仍凭父母怎样规劝,邱文贵就是不理。虽然杨氏长得丑,但“三从四德记得清,公婆面前很孝顺,丈夫名下又温存,织麻纺线把猪喂,锅头灶尾件件能,鞋脚针子般般会,支宾待客样样行,东方发白把床起,太阳落山方回归。”可邱文贵认为那是她应该的,做牛做马都是应该的,除开不与她同床而外,更为恶劣的不是打就是骂,三天至少打两顿,杨氏是一个本分人,只认为这是自己的命不好。

邱洪顺的家境比较殷实,邱文贵是他的掌中宝,也是一个独生子,父母一切由他任性作为,事事将就他,从不进学堂。三年之后,随着年龄的增长,邱文贵也知道了三妻四妾,于是就托人东打听,西访问,虽然父母也曾阻止,可哪里阻止得了呢,邱文贵的父母只好撒谎给杨氏说,等他娶回一个小妾,把她的怪脾气改一下,杨氏想这样也好。终于他打听到李家村有一个姑娘叫李桂英,出落得芙蓉一般,他愿意出4两银子去把李桂英娶回,媒婆哪听得这生意,迅速就把此事搞定。

当地村民年过八旬的邱治安

当地村民年过八旬的邱治安

李桂英进屋之后,邱文贵整天形影不离,看杨氏更加不顺眼,越是变本加利,将杨氏不当人看。父母怎样劝说都无济于是,父母沤气,久郁成疾,不久邱洪顺病故,隔一周左右,母亲也撒手人寰,双双作古。这下就是邱文贵的天下了,对杨氏是想打便打,想骂便骂,反正娘家也没有人为她说话,杨氏自认命苦,就这样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。有一天,杨氏只因上山捡柴回来迟了一步,家里猪儿无人喂,水无人挑,饭无人煮,邱文贵二人就将杨氏痛骂一顿,杨氏挨骂的同时,迅速拿上家伙去煮饭,他们二人骂起来还觉得不过瘾,就合伙将她毒打一顿,可怜杨氏周身被打得鲜血直流,全身上下衣裤都被鲜血浸湿完了。晚上,杨氏女点灯进房去睡,全身疼痛难忍睡不得,只好坐起来,在床边伤心地哭道,一直哭到五更,这时李桂英起床解手,路过大房,听见杨氏在房中哭得凄惨伤心,就侧耳静听多时,不但不同情,反而凶叉叉的跑回房间去,对邱文贵说道:“那婊子婆在哭,说我和你懒隋,不做活路,靠他一个人做活,又说我与你伙起经常作贱于她,不当其人,这样下去,旁人不说我的长短吗?不干!你要与我理明,我才活得下去,不然,明天我就回娘家去,让她婊子婆快活嘛!”再说,邱文贵在杨氏面前是凶神恶杀的,可在李桂英面前就是一个老老实实的怕老婆的人,一听这话,见李桂英凶相毕露,他早就蔫了一半截,生怕李桂英真的回到娘家,连忙把她抱在怀中,用好言安慰道:“那个丑相看到就心慌、恶心,让她快活个求,明天,我给你出这口气,由你安逸!”李桂英见邱文贵为自己扎起了,就对邱文贵悄悄耳语道:不如我俩个联手,想个办法把她整死,反正她又没有娘屋人,又没有亲戚,谁人与她来伸冤?此语一出,正中下怀。当晚二人走进房中,动起手来,邱文贵左手拿一根绳子,右手提一把钢刀,李桂英手提白沙酒一瓶,将毒药放进酒瓶内,二人钻进房间内,杨氏见来者不善,立即起身拚尽全力搏斗,无奈一人不敌二人,打斗不过,就被他们用绳子捆紧全身,杨氏这才喊起了救命之声,可刚喊一声就被邱文贵他们二人用破布棉花塞进嘴里,然后李桂英将杨氏的嘴巴撬开塞进酒瓶,“酒到口中如流水,不由杨氏吞不吞,药酒下肚就交命,只见杨氏鼓眼睛,眼睛几眨断了气。”杨氏死后,邱、李二人还是怕地邻知道,就干脆用钢刀把尸体也分了,碎烂拿去锅头炖,把人肉拿去喂猪,人骨头就架起干柴烧成灰,再把骨灰装进罐罐内,去菜园地头挖个坑,把骨灰埋在土坑内,然后再在上面栽上几窝慈竹,手势做得很干净。(此处后人又有传说是这样的:用烧箕将骨头沥起来,把肉全部拿去喂猪,他们把骨头分成两堆,一堆埋在房屋旁边的竹蔸下,一堆丢在离房子不远的石洞中,同时用泥土盖上了。)

当地村民年过八旬的邱治安指着的方向就是邱祠堂

当地村民年过八旬的邱治安指着的方向就是邱祠堂

杨氏死后次日就有邻居发现整天不见这个勤劳的妇人,也问过邱文贵,可邱文贵说:是她的一个姑婆带信叫她去表妹家耍去了。其实邻居也发觉可能出了意外,但苦于找不到证据也只好作罢。

先说,杨氏死后,三魂出窍,七魂离身,漂漂荡荡,晃晃悠悠,不知不觉来到了丹棱县城隍庙前,进也不是,不进也不是,正在徘徊不定之时,庙门前土地爷里域真官问到:“来者是何人,要进不进,要退不退,可有签票,拿来检验。”杨氏见问,连忙上前跪下说道:“我有冤死之魂,没有什么签票,我要来城隍庙殿前喊冤,劳烦都官通禀,我此叩头谢恩。”土地通报,城隍喊叫,传进殿来,杨氏来殿前双膝跪下叩头。向城隍老爷哭诉,城隍老爷听过杨氏的遭遇之后,十分同情,不免伤心流泪,气得来吹胡了,瞪眼睛,大怒一声“上告丰都督府门!”

 牛头马面领了令,带了杨氏就起程,驾起祥云风一阵,倾刻到了丰都城,丰都成隍接了本,从头一二看分明,督府看了城隍本,泪珠滚滚查冤情,忙把值日功曹请,回头又问纠察神,纠察从神忙跪禀,杨氏冤情句句真,众神禀罢眼流泪,杨氏死得好伤情,督府准了丹棱本,要与杨氏把冤伸,回头就把文书写,字字行行写分明,上写阳间邱文贵,犯了阴律罪不轻,扔在阳间受活罪,受满阴司问罪刑,李氏爱起毒心意,拿回丰都不容情。

督府他咐杨氏:“文书与你过了印,任他邪法总不灵,若是请神来隔你,你放阴火把房焚,横顺烧他三五里,满门抄杀姓邱人,赐你斩妖剑一把,赐你八宝葫芦瓶,赐你三千六百兵,鸡脚吴尚一路行。”

杨氏前面把路引,判官小鬼一路行,路上行程表不尽,丹棱就在面前呈,一路来在庙门口,里域都官管头门,烦望都去进禀报,禀告城隍得知闻,城隍接书细知论,字字行行看分明,就依丰都督府会,赐他兵马就出城,一出西门往前进,洗墨池地面前存,三余桥前传军令,大小兵官听令行,白塔隔得一边进,江陵庙内扎大营,前后兵将调齐整,摇旗吹号就起程,杨氏前面带路引,白桥坝在面前存,前哨梅湾桥上等,后哨石河在点名,打儿凼内喝凉水,高石梯坡真累人,爬上坡来才竭气,螺子坡街到来临,通街狗儿咬得狠,阴兵统统往前行,新场杠前观动静,前哨已经在扎营,倒石桥前发号令,层层围了邱家门。杨氏带兵把门进,不见桂英狗贱人,先到厨房观动静,厨房不见李桂英,又到柴房等一等,不见桂英这个人,上房下房无形影,不见这个狐狸精,转身才到小房进,看见桂英在房门,手头拿把梨花镜,失去三魂少二魂,周围阴兵都站定,桂英吓得战兢兢,扑通一声跪在地,贤德姐姐口内称,叩头好似在装蒜,尊声姐姐听分明,当初是我一时蠢,无故把你丧残生,丈夫嫌你人不美,我该劝他早回心,事到如今好失悔,不该同他起歹心,自从姐姐把命废,天天在外未回归,姐姐今天饶我命,到老终身不忘恩,我请高僧超度你,愿姐灵魂早超生。(传说邱文贵害死杨氏之后,整日心神不定,一日外出路遇棒客,由于交不出钱来,加上他还恶语相向,被棒客一阵乱棒当场打死。)

阴差听得切齿恨,咬牙鼓眼怒一声,赶快同我丰都去,去到督府把案清,铁链套着桂英颈,抓起桂英就起程,阴差拿起不迟顿,少顷到了丰都城,阴差上前把话禀,捉拿桂英殿下存,督府城隍把案审,骂声桂英狗贱人,狼心狗胆都用尽,杨氏死得好伤情,以小害大人伦损,无故杨氏丧残生,毒药冲酒灌他饮,三口下肚命归阴,浑身你用麻绳捆,手提钢刀把尸分,天理良心都丧尽,肉煮喂猪骨烧灰,你到无人知形影,善恶薄上注分明,是你这样无人性,先上刀山后挖心,丢下油锅去煮定,再抛火炕化成灰,打在阴山受长罪,永世不许转人生,你在阳间罪造尽,阴司法律不容情。

实际上李桂英也死得不明不白,至少阳间找不到证据。再说,邱祠堂这边,杨氏死后的当年腊月间就出事了,每件事情好吓人。有道是:

“三十晚上把神敬,一家大小喜盈盈,又献猪头和猪尾,烧香点烛敬神灵,去端刀头无形影,猪头猪尾不见形,莫非是狗拖去啃,点起灯笼到处寻,猪头挂在树枝上,猪尾挂在树尖尖,一家老少观动静,这件事情才稀奇,取下又去锅头炖,只见牛屎锅内存,一家老少很气愤,开口就骂祖先人,莫非今晚要出鬼,石头瓦砾乱打人,叮叮咚咚打一阵,全家老少吓掉魂,肚饿想把茶饭饮,有酒有肉不敢吃,拿块粑来烧火内,尽是牛屎臭难闻。”

大年初一,邱家人忙去把本地的蛮端公汤殿成请来做法事,横顺几十里都知道他收恶鬼有一手。汤殿成一进邱家门,也感觉气氛不对。

“令牌师刀来摆起,点起香烛就请神,先把师祖师爷请,又请太上李老君,双差武昌去传令,再请先师赵公明,丢起师刀看凶吉,把人打在地埃尘,卦打地下拿不起,好似卦儿生了根,拿卦不起打在地,是凶是吉断不明,双手挽法想格难,捧起好样佛一尊,口吐法水喷出去,令牌师刀不见形,石头瓦砾直见掟,端公吓得掉了魂,连忙双膝跪在地,是神是鬼听分明,或是仙家或神圣,我是和说和改人,你要金来烧与你,你要银来我应承。”

阴兵听得端公论,令牌师刀现原形,就把先生来尊敬,拿烟又把茶来斟,又才打卦问凶吉,大有凶吉降家门,又起水碗细观准,房子围了好几层,端公细茶不敢敬,道谢主家出了门,阿弥陀佛把天喊,今天此事吓死人,一人讲给千人听,十人又传百余人。

很快,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了,顺龙的杨李庙顿时热闹了起来,前来观看的人越来越多。慢慢地居然兴起了一个小市场,为前来看稀奇的婆婆大娘、妇女们摆起了针头麻线之类,为她们纳鞋底、绣垫底之需,男的就买叶子烟抽。这件事情传到现在的柏木村黄凤伍大爷那儿,他可是不信邪的,他是当地一个拥有6个天井的大户人家,有钱又有势。有一天,他身背一杆猎枪,大摇大摆地来到了邱祠堂。看见这儿已经堆得人山人海,可就是没有人敢开腔,都在那儿看热闹。凡是说“仙家,你好,我来朝拜您来了”之类的好话,就有“无影人”帮你拿烟(叶子烟)还帮你点火,倒茶(白水)到你手中,可就是看不见人。凡是说不好听的话,诸如有得罪“鬼”神之类的话,则没有好结果。黄凤伍哪里肯信,仗着身上背的大猎枪,大声地说:“小‘鬼’子,出来让我看看,是你凶还是我凶!”边说边准备放下背上背的猎枪,可话音刚落,石头瓦砾就已经飞落在黄凤伍的身上来了,根本来不及躲闪,吓得他抱头鼠窜,众人一阵大笑。

“天晴下雨不停顿,小麦踩了几大坪,当时路上稀得很,几亩小春变成泥,来往观看老少辈,敬烟一皮茶一杯。”

正月初九,“阴兵放火把房焚,邱堂烧了几家人,文贵害死杨氏女,连累邱家一满门。” 那天,正在望乡台砍柴的祝大爷,远远的望见邱祠堂的房顶上一个身穿红衣服的小娃儿,手持一个燃烧的火把,从这个房顶跳到那个房顶,将火头朝着房子使劲的杵,直到房顶燃起来,它才跳到另一个地方去杵。刚开始燃烧的地方本来已经被村民用水扑灭,可后来又燃了起来,原来是小“鬼”子在作怪,祝大爷说他在远处看得清清楚楚。房子烧了三天三夜,最后彻底烧光,好在当时没有人受伤。

当年邱氏三个天井的大户人家 如今变成了三块茶园

当年邱氏三个天井的大户人家 如今变成了三块茶园

邱祠堂,这样不安宁的日子,持续了两年之久。“这样下去不得行哦!”记不清楚是哪一位邱姓长辈提出找人看一下,结果得到年长者们的一致赞同,他们先后找来附近及洪雅、眉山、名山、蒲江等地有名的端公、道士,集体“办案”,最后他们掐指一算,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:有一座坟出问题了,是这座坟里的死人成精了!因为这座坟吸收了日月精华,天地灵气,现在出来危害百姓来了,必须要做七天七夜的“道场”,杀白鸡白狗祭祠之后,再挖坟开棺,将尸骨毁了,如果再不做,下一步,它就要出来吃人了。这座坟不是别人,正是邱文贵的妈,也是当地出了名的恶婆婆,恶婆婆在未死之前,一直把杨氏当牛马使唤,从没把她当过人看,与儿子一起想方设法收拾杨氏,让杨氏受尽人间折磨。

于是大家筹足银子做“法事”。为了预防坟里成精的家伙,他们是到处去购洋油(现在的煤油),准备了几大桶,待七天七夜的法事做完之后,他们叫来许多的人在坟的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个水泄不通,人们将埋在棺材上的土慢慢刨去之后,只待打开棺盖,只听端公一声令下:“把火把点燃,准备好洋油,如果揭开财盖(棺材的盖),里面跳出小‘鬼’子,大家要迅速把洋油泼在它的身上,然后把火把丢下去,烧死它!”只见一个个壮汉,手持火把迅速点燃,一会儿功夫就红了半边天,又见几个壮汉手提油桶准备好倒油的姿势,此时一个静字了得,现场所有的人心都紧了,不怕一万,只怕万一啊!“开!”端公再次喊话,只见一个壮汉将锄头钩着棺木,慢慢地把棺盖移开,随着移开的缝口越来越大,有的干脆把脸背了过去,身体也在打抖,吓得不敢再看了,也有胆大的两眼死死盯着棺木,就想第一时间看看这小“鬼”子到底长的什么样?“吱…吱…吱…”几声过后,棺木盖全开了,没有看见小“鬼”子,众人这才松了口气。可这棺木里为何全是水呢?众人百思不得其解。在现场多位端公、道士反复确认应该没有事情之后,当地村民才慢慢地把里面的水舀干。除了发现里面女人的头发完好,排放整齐的尸骨而外,还有一把剪刀,别的也没有发现什么东西,而这把剪刀的位置就在那个女主人的肩骨下面。

再说这把剪刀的由来。一直以来,都说人死后是不能带铁器的东西进棺材的,至于是什么原因,暂且不得而知。大部分的人们猜测,杨氏嫁到邱文贵家不但没有生育子女而且还受如此活罪,虽然杨氏没了父母,可她还有姑婆啊,杨氏的亲戚是看在眼里,恨在心头,“养子不教父之过”,邱文贵的父亲出殡的时候杨氏的亲人也是到了现场的,就想作手脚,无奈胆小加上机遇不太合适,也就没有下手。还好,几天过后,邱文贵的母亲又作古了,杨氏的亲人抓着了报仇的最后机会,明来不行就只好暗中进行,估计就是在最后再看一眼要封棺的瞬间,支客师说“帮忙的搭把手”的时候,杨氏的亲人把剪刀塞在了死人的肩膀下面的。

“不论为官与百姓,不论富贵与豪门,不论王候与宰相,哪怕工商手艺人,人生世上要务正,为人总要存好心,不可势强压弱姓,不可以美压丑人,为人只要得忠信,千秋万古留美名。”

自从把邱文贵的母亲的坟猖了以后,邱祠堂从此得以安宁至今,可邱家人那个时候就是八十多个人,到现在原址人家只有两户人了。

72岁的刘仕杰展示手抄本《猪吃人卷》

72岁的刘仕杰展示手抄本《猪吃人卷》

手抄本上面的内容清晰可见

手抄本上面的内容清晰可见

手抄本上面的内容清晰可见

注:根据徐元清手抄本《猪吃人卷》的情节和刘光伦、刘仕杰、陈学旬、邱治安等人讲述整理。

转载请注明:阿汤博客 » 《走进虎皮寨》之八杨凌庙出“小鬼”的传说

喜欢 (0)or分享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