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汤博客-承接中小企业服务器维护和网站维护,有意者可以联系博主!

《走进虎皮寨》之十二虎皮寨的传说“石蛾”

心情随笔 390℃ 0评论

王母娘娘终于生下第十个孩子,想的是十全十美,哪晓得生下的这第十个女孩,横看竖看都不如前面的9个姐姐漂亮。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的一块肉,总不可能抛弃,早知如此,真该不生,干脆取名为“十无”,意思是第十个孩子只当没有。

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,与姐姐们比起来确实越来越不好看,几个姐姐也不愿意跟她一起耍,慢慢地十无的性格也越来越怪,甚至到了叛逆的地步。终于有一天,她来到了南天门,悄悄往人间瞄了一眼,这瞄一下不要紧,回去就缠着母亲非要到凡间看一看。她的这一要求,正好被姐姐们听到了,她们都巴不得十无到凡间去,免得在仙界障眼。王母娘娘先是舍不得,但她也知道十无的性格,再加上姐姐们少看一天也好,免得大家不安宁,于是就同意十无到人间玩一天。

绝壁之上就是十无当年着陆的地方

绝壁之上就是十无当年着陆的地方

(一)

仙界一天,人间一年。十无从南天门飘然而下,快要着地时,发现全是森林,根本无法落脚,于是她紧急呼叫母亲,母亲收到信号后,立即口吐金牙一颗,金牙坠地,入土很深,由于地不平,就在下地的一瞬间,居然一分为二,中间裂出一条缝,相距一米有余。有半边十分平坦,有半边石头还略有倾斜,十无就飘到了这块平坦的石头上(这个石头就是现在的虎皮寨遗址),十无着地后放眼环顾四周,这凡间与仙界完全不同,好大的原始树木,好鲜艳的花花草草,还有鸟语蝉鸣,各种小怪兽出没,可咋不见人呢?她轻轻地从石头上飞下来,往山下移动,没走多远,突然发现前面来了一只前胸贴后背的大老虎,它也发现了来自对面的猎物,老虎可兴奋了,快速奔向十无。“未必马上就会成为老虎的腹中之物?”十无害怕极了。老虎步步逼近,刚刚张开血盆大口,眼看就要扑上来时,十无突然想起临走时母亲说给她的救命法宝,急中生智,“我是癞蛤蟆”十无脱口而出,话音刚落,她就真的变成了一只极像癞蛤蟆的小动物,三跳两跳就钻到石头缝中去了,那个饿极了的大老虎,将头摇了又摇,分明看见前面站着一个人,咋个突然间就没有了呢?老虎环顾四周寻了一个遍,确信没有。可它也是不好惹的,它可能都十多天没有吃过鲜肉了,哪里肯放过眼前这个鲜货,于是就蹲在那儿一动不动,它心里想,“看你给我躲猫猫,我非吃掉你不可!”从上午等到下午,再从下午等到天黑,直到半夜过去了,老虎再也没有看见过这个“人”,于是它拖着疲惫的身体慢慢消失在丛林之中。

再说十无钻到石头缝中,也是不敢动,两眼死死地盯着老虎,唯恐它也变小钻进来把她吃掉,心里一直忐忑不安,等到老虎退去之后,她也耗尽了全身力气,因为石头缝中没有水,害得她差点丢了性命。次日,她飞回到母亲身边,要母亲求龙王施舍一点水,万一再遇到这样的事情,免得又回到天上。龙王看在十无还小,估计到凡间也成不了气候的情况下,勉强施舍了一点点甘泉,从此,虎皮寨的石头缝中便有了清澈透明的神水。

虎皮寨石头缝中的神水

虎皮寨石头缝中的神水

(二)

十无再次返回人间。那天,她正在山顶采摘野花往头上戴,一朵、两朵、三朵,头上插满了鲜花,再摘就插不下去了,她就干脆弯下腰埋下头去用鼻子去闻,头也不抬地一路闻起走,走着走着,她的头被眼前的一个人撞了一下,她抬头一望,哇!一个高大威猛、虎头虎脑、膀大腰圆、阳光帅气的小伙子,提着一只猎枪,就站在她的面前,顿时,她醉了!两眼一闭,倒下了。再说这眼前的这个人,本是上山打猎的,他走上山顶的时候,突然发现前面一个弯腰前行的姑娘,打扮得十分漂亮,虽说十无在仙界不算漂亮,可到了凡间,那还真的就是天仙,小伙子看见这个姑娘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,他干脆站着一动不动,就在姑娘抬头的一瞬间,她那婀娜的身材,白净的脸庞,飘逸的长发,明眸皓齿,樱桃小嘴,瞬间小伙子也是醉了,当场晕倒。说来也奇怪,傍晚时分,就在俩人同时苏醒的时候,姑娘起身就跑,小伙子连忙伸手一把抓着了她,这第一次的肢体接触,让双方瞬间都有触电的感觉。“我不是坏人。”小伙子说。姑娘红着脸,低下头,心里咚咚咚地,七上八下,跳个不停,就是不说话。“你从哪里来?” 姑娘仍然不开腔。眼看天要黑了,小伙子说:“这里常有野兽出没,我送你回去吧!”“不,我就住在山的后面,一会儿父亲就来接我了。” 姑娘撒了一个弥天大谎,羞答答地说。于是虎娃放开了姑娘的手,他们一个往山上走,一个往山下走,双方一步三回头,直到被茂密的树林遮挡了视线。

山里的小伙子回去当晚就失眠了,十无钻在石缝里也没有睡着。“明天还能见到她(他)吗?”双方都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次日,天刚蒙蒙亮,小伙子就背上猎枪,早早上山。哪晓得姑娘还比他更早来到昨日相遇的地方,也许是荷尔蒙的影响,两个年轻人,今日见面再也没有昨天的尴尬,男的说:我叫虎娃,33岁了,至今无人提亲。姑娘说:我叫十无,芳龄18,我也未嫁。双方都有说不完的话题,几个时辰下来,小伙子几次作出吞咽的动作,让喉结突出的男性特征更显得明显。“喝口山泉吧!” 姑娘将小伙子引到有泉水的石缝处,小伙子见到透明的泉水,一个箭步冲上前去,像牛一样埋头喝水,看见他口渴的狼狈相,姑娘暗暗发笑。喝足之后的小伙子站起身就询问姑娘,这里以前从来没有水,你咋个晓得这个地方有水呢?姑娘怕暴露身份,就掩嘴轻语道“天机不可泄漏!”。

是不是爱情的力量不敢肯定,但十无突然想起要为小伙子做点什么,“如果能将天上的仙茶拿来种在虎皮寨,再用仙水泡来喝,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!”“不行!那可是触犯天条的事。”十无自言自语。想来想去,她最终想到了一个字:偷。于是她悄悄返回天上,将种在蟠桃园附近的一株仙茶分了一枝,又悄悄地返回虎皮寨,将这株仙茶送给了小伙子,叫他先种上,以后用茶树的叶子泡水喝,既解渴、提神,又有一定的营养,从此虎皮寨就有了仙茶。

村民刘光泽告诉我们:这些都是当年的仙茶

村民刘光泽告诉我们:这些都是当年的仙茶

(三)

一来二去,人间就过去了三个月,犹如干柴遇到烈火,十无与虎娃从相识相知,到相亲相爱,迅速坠入爱河,最后干脆瞒着父母跨越了雷池,在山顶上过起了隐居生活。慢慢地十无的肚子在发生变化,虎娃暗自高兴。可好景不长,仙界1天的日子马上结束,王母娘娘通知十无赶快返回,这时的十无挺着一个大肚子,回也不是,不回也不是,虎娃看见自己心爱的人整天闷闷不乐,好话说了一大堆,总算让十无开口说话了。“原谅我骗了你,我不是凡人。”接着,十无讲述了自己的经过。“啊!”突如其来的消息,让憨厚的虎娃直抓狂。“我们分手吧!”十无恳求虎娃。“不行!”无论如何虎娃也不会让十无从自己的身边飞走,他整天寸步不离、夜不闭眼地守在十无的身边,连续7天之后,虎娃累了,躺在十无的身边睡着了。机会难得,十无迅速打点行李,吻别了正在熟睡中的爱人,飞回天庭。王母娘娘看见十无返回天庭后,先是高兴了几秒钟,可随后脸上马上晴转阴,黑得要挤出水来,给十无一顿臭骂。“说,你到凡间干了什么傻事!”,这时的十无不得不和盘托出,她与虎娃的事。“丢人丢到份了,仙界能留下这孩子吗?”母亲的心也软了,叹了口气,说了这样一句话,人心都是肉长的,何况是母女,母亲的一句话到是让十无想到了退路。于是她跪求母亲再去凡间1天,到时一定回来,孩子毕竟是母亲的心头肉,也只好作罢。

再说虎娃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心爱的人不在身边,顿时嚎啕大哭,哭过后,有精没神地回到了自己的家,父母发觉不对劲,就小心地问起虎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虎娃也不得不向父母坦白这几个月来的事情。“原来是这样,怪不得这几个月你快乐得像个神仙!”虎娃的父亲说。“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”虎娃的父亲安慰到。

虽说见不到十无,可每天虎娃总要到他们生活过的地方去一趟,突然有一天,虎娃发现眼前站着的就是十无,“莫非又在做梦?”,这样的镜头已经不止一次在脑海中闪现。一边走路,虎娃一边自言自语。“虎娃,我回来了!”十无老远看见自己的爱人上山来了就大声招呼。“是她在喊我吗”这声音太熟悉,虎娃将手指伸进嘴里,使劲一咬,殷红的鲜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,“不是梦,不是梦啊!”虎娃激动地加快了脚步,三步并着两步跑,跑拢就把十无抱了起来,一阵狂吻。“小心我们的宝宝。”十无轻言细语。虎娃这才放下爱妻,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妻子的肚子,说:“对不起哈,我的宝宝,没伤着你吧?”

虎娃家旧址

虎娃家旧址

丑媳妇总要见公婆,何况十无是天仙,再说眼看孩子就要来到这个世界,总不能就这样一辈子吧!虎娃提议该回家了。于是他们打点行李,快快乐乐地朝着虎娃家的方向前进。“看吧,那挂着老虎皮的树桩旁边就是我的家。”一路走,虎娃一路向相爱的人介绍着虎皮寨的风景。这儿是大象岩,这儿是狮子岩,这儿是老虎林,这儿是观山顶,这儿是观音岩,这儿是九节龙,这儿是雾子洞……神秘的虎皮寨对十无来说,每走一步都觉得新鲜,一会儿功夫,虎娃的家到了。虎娃的家不大,三间转一头的毛草房便是一家三口的栖身之处,可家里十分清洁。虎娃与十无进屋时都不得不低下头方才钻进草屋,见到年过花甲的公婆,十无双手合十抱在胸前,弯腰低头,轻言细语道:“小女子有礼了!”。公婆见到一个貌若天仙的美女就站在眼前,直说:儿子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哦!连忙抬凳抹灰,招呼十无入坐。

说来也怪,这十无在仙界脾气可谓古怪到了极点,与几个姐姐都耍不拢,且与父母也是针尖对麦芒,可到了凡间,性格居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,勤劳、朴实,贤慧,能干,礼貌,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“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,车见车暴胎。”

几个月之后,十无生下了一对可爱的龙凤胎,一家人更是其乐融融,高兴得不得了。可事情往往就是这样,小孩子满月不久,虎娃的父亲病了,而且一病就卧床不起,看见慈祥的父亲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,一家人心急如焚。一天晚上虎娃对十无说:“假如在水里、泥巴头放上一种东西,让我们再吃靠水、土滋养的动植物,然后人就不得病了,多好!”虎娃的一句不经意的幻想,让十无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,“我要回去!”,话音刚一出口,极度害怕爱妻再次离开,“不行!”虎娃一下就把十无抱着。由于这个举动动作过大,惊醒了身边熟睡的两个孩子,“看嘛,把宝宝吓着了吧!”十无推开丈夫,迅速抱起孩子,一边哺乳,一边对虎娃说:“我话还没说完,你就激动了,我要回去带点你说的那个东西回来。”“真有这等好事?”但,虎娃还是不放心,谁知她回去之后还回不回来呢?说一千,道一万,虎娃就是不放她回去。直到凌晨,虎娃父亲痛苦的呻吟声再次让他们早醒。“放心,我回去拿上那个东西立即返回,说话算话!”十无坚定地说。看见父亲可怜的样子,一家人无计可施,如果有一线希望,何不试一下呢?虎娃的母亲发话了:你就相信十无吧!

十无想回天上拿的东西就是仙界的宝中之宝,说是可以让人长生不老,贮量也是少之又少,不管采取什么办法,只要是别人知道了,肯定是拿不到的,唯一的办法只有去偷。可偷也不好偷呀,那个东西每天24小时都有人看守,人的旁边还有一只天犬,就是人睡着了,狗总没有睡着吧。好在聪明的十无从虎皮寨回去的时候,居然带上了一大包虎皮寨土鸡的鸡骨头。那晚,她悄悄地走到藏宝处,等守宝库的人上下眼皮打架的时候,她轻轻丢出一堆鸡骨头,然后迅速后退几十米,天犬闻到这突如其来的香味,一下就吸引过去了,说时迟那时快,十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抓了一把宝物放在裙子里,打上一个结飞奔而下。

由于进入凡间时遇到了太大的风,一不小心就把那宝物吹散了,好在都已经到虎皮寨的地界了,结果东边吹到了石桥的黄山,西边吹到了张场镇的廖店村,致使现在沿总岗山脉一带,好多地方的土壤里、水里都含有这个宝物。(直到2014年,我县农业科技人员才从虎皮寨生产的稻米中检测出这个宝——硒。)

十无并不知道她带的宝物已经飘落,回到家后才发现,她打的结早已散了,方才如梦初醒。“哎,白跑一趟。”次日,一家人无奈地看着虎娃的父亲咽下最后一口气。

农技员手捧天然优质泥土告诉我们:这种土壤里含硒。

农技员手捧天然优质泥土告诉我们:这种土壤里含硒。

(四)

虎娃与十无一家过着平淡的生活,不知不觉又过了一年。一天晚上正在大家高兴的时候,突然,电闪雷鸣,狂风大作,马上就要下倾盆大雨之势,“大势不好!”十无感觉到危险来临,原来仙界同意十无再耍一天的期限已到。她立即冲出屋外,与她的母亲通灵,虎娃紧随其后,无论如何也不让十无返回仙界,死死地抱着她。只听十无告诉母亲:“我舍不得爱我的丈夫,更舍不得一对可爱的孩子,你就让我留在人间吧!”玉帝接过话:“给你最后三秒钟考虑,回还是不回,三、二、一!”“不回!”话音刚落,几乎同时只听天上响起“啪、啪、啪!”震耳欲聋的三声巨响,十无瞬间从虎娃的怀中挣脱,变成了一只既不像青蛙,又不像癞蛤蟆的另一种蛙类,躲在了石头缝里,面朝虎娃在哀鸣。“违反天条,必受惩罚,打入凡间,永不超生。”玉帝口中念念有词。再说虎娃分明是抱着十无的,可一瞬间居然怀中空空,面前到是多了一只丑陋的蛙,三跳两跳就掉头面朝虎娃,无数次哽咽的哭泣再也无法唤回妻子的原形,一个时辰过后,那只丑陋的娃还是双眼死死盯着虎娃,还在发出悽惨的哀鸣声,“未必面前的这只蛙是十无?”虎娃摇了摇头。对着蛙说:“我问你三声,如果你是十无,你就答应,如果你不是十无,你就不要开腔。”虎娃好像下定了决心,要做一件大事一样。“你是十无吗?”“哦”,那个蛙回应的同时,两眼还眨了一下,随后又睁开死死地盯着虎娃,“你是十无吗?”“哦”,第二声回应之后,蛙还前行了一步,“你是十无吗?”“哦”,第三个“哦”字刚一出声,虎娃再次竭斯底里狂叫:“你不是十无!你不是十无!”随后只听“碰!”的一声,虎娃将头径直撞在岩壁之上,虎娃眼前一黑,倒地不醒,鲜血慢慢浸入石缝的水中,也就在鲜血与水融合的一瞬间,石缝里的蛙像磁铁一样,迅速将虎娃的整个身体缩小,一下就吸到它的身边,慢慢地虎娃的身体也变成了一只蛙类。

现在顺龙乡境内虎皮寨村独有的石蛾(一种蛙类),就是当年的虎娃与十无繁衍的后代,这种蛙类必须在一定的海拔高度,十分洁净的水源里才能生存,毕竟是仙界的物种,石蛾为了保全自己,喜欢昼伏夜出。

当年虎娃殉情的地方

当年虎娃殉情的地方

转载请注明:阿汤博客 » 《走进虎皮寨》之十二虎皮寨的传说“石蛾”

喜欢 (0)or分享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