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汤博客-承接中小企业服务器维护和网站维护,有意者可以联系博主!

《走进虎皮寨》之三走进虎皮寨

心情随笔 497℃ 0评论

连日的高温天气,让人在空调房里闷得慌,就想找个清凉的地方透透热气。据我所知,丹棱境内也有不少清凉的地方,比如老峨山、黄金峡,但去这些地方的人太多,清凉之地也不清静。一位朋友说,丹棱还有一处名叫虎皮寨的清凉地,那里的凉爽会让你心情舒畅。

2016年8月21日,星期日。天刚朦朦亮,我就起床收拾行囊,一行七八人登上了汽车,向着享有“古寨仙茶”之誉的丹棱县顺龙乡虎皮寨进发。

汽车沿崎岖山路行驰,两旁农荫匝地,远景朦朦如黛,近处葱茏如盖。太阳不时透过树梢照下来,形成一根根五彩斑孄的光柱,咬住连绵的山岭,冲出青黛,携来荧荧绿波。从丹棱县城到云朵上的顺龙,再到虎皮寨,海拔逐渐升高,周围景色逐渐变化。远处是连绵不断望不到头的总岗山脉,天空也不再是由一座座钢筋水泥切割的小方块,而是辽阔深邃。我们不断赞赏沿途的风光,领略川西南崇山峻岭的巍峨,蓝天白云的深奥,以及明亮夺目的阳光;尤其是那层层叠叠的看不到尽头的青山、三千亩茶园、二千亩脆红李、八百多亩核桃不知不觉间跌入了绿色的怀抱,心便开始在虎皮寨畅游。

虎皮寨的传说

汽车在虎皮寨山脚停下,一行人下车徒步登山,向虎皮寨顶进发。徒步的感觉正好,自由、散漫、随心、随意,任思绪自由驰骋。就这样一边观风景,一边感叹,一边领悟,说笑间艰难地登上了海拔1112米(仅比老峨山金顶低30米)的虎皮寨山顶。山寨面积约为0.5平方公里。寨子周围山青水秀,放眼远眺,老峨山舍身岩、金顶和邛崃、蒲江、大邑诸县山脉尽收眼底,倘若是雨后天晴,天朗气清的天还可观赏峨眉山、瓦屋山、西岭雪山的雄姿。

虎皮寨的传说

虎皮寨之名是如何得来的呢?刚一发问,同行的邓书记给我们讲述了一段神奇的传说。相传,虎皮寨始建于宋代,清代重修,据说这与白莲教有关,现存的寨城墙为清代遗迹。寨墙用青石条堆砌而成,外小内大,突兀在约百米高的悬崖之上,有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之险。寨墙的西面有蹬道上寨子。

话说清朝年间,朝廷腐败,贪官污吏大刮民脂民膏,完全不顾老百姓的死活,百姓四处逃荒要饭,民不聊生。老百姓对腐败的清政府越来越不满,怨声载道。这时,白莲教顺应民意,揭竿而起,不到一年,白莲教的势力越来越大,人越来越多。他们兵强马壮,东拼西杀转战南北,威震四方,一路夺城池,杀贪官,开粮仓,济百姓,深得民心,贪官污吏无不闻风丧胆,弃城而逃。清朝政府在地方的统治受到严重威胁,皇帝不得不下旨镇压。顺龙山区的地方官吏得到圣旨后,立即搜罗地方武装,命令四乡八邻修寨筑城,加强防御,抵抗白莲教,虎皮寨就是在这一历史背景下修建的。

虎皮寨的传说

这座寨子刚刚修建完工,白莲教就打入了四川。一支队伍从三百坎那边打了上来,没想到在这座寨子前,遭到了地方武装的顽强抵抗。白莲教连续发动了几次猛攻,都没攻破寨门,伤亡十分惨重。这座寨子修得十分坚固,寨墙全部用八人抬的石头垒成,寨门是用脸盆粗的柏树做的。寨子犹如铜墙铁壁,挡住数百人的无数次进攻。这支白莲教队伍眼看就要弹尽粮绝,再攻不下这座寨子,后果不堪设想。危机关头,他们仍然没放弃进攻,调来炮火装上火药,准备再一次向寨子发起猛攻时,没想到天空突然乌云滚滚,狂风大作,暴雨倾盆,下就把白莲教准备进攻的火炮淋湿了,白莲教军心大乱。忽然,一支身披虎皮的百员猛将从天而降聚集寨子前,乘守寨官军不防,搭人梯或挂上攀崖绳爬上寨墙,攻入寨内,一举消灭守寨官兵。见此情形,白莲教顿时军心大振,同声齐呼,虎军助我也!队伍乘机冲了进去,占领了这个几天来屡攻不下的寨子。

白莲教为了纪念这个来之不易的胜利,命兵士们在寨门上挂虎皮,正堂内设虎皮凳,把这个寨子取名叫虎皮寨。虎皮寨就这样流传了下来。当你走到寨子下方向上看,那一片光溜溜的陡岩象似一张巨大的虎皮,普照百姓安居乐业。

虎皮寨仙茶的来历

虎皮寨茶好喝,是因为种茶的土壤里含硒。硒是人体内最重要的也是导致长寿的最关键的微量元素,据说喝了虎皮寨茶还能白发转青,返老还童呢。

虎皮寨仙茶的来历

传说朱元璋在“应天”称帝后,告诫各地官吏说:“天下初定,百姓财力困乏,正好似小鸟不再拔羽,新树不可提根。”他号召百姓开垦荒地,种上五谷棉麻茶,免粮三载,谁种谁收,这时西蜀城乡正当战后恢复时期,朱元璋封他的四弟为蜀都布政司巡察官,负责巡察西蜀城乡各茶马商贸中心,督察新政实行。一日,朱老四和随从一行来到顺龙场,在一家小茶铺喝茶休息。走进店堂,见一副对联,书曰:“顺龙龙泉水,虎皮寨仙茶。”横额是:“请君品茗”。这时走出一位四十开外的店家,上前招呼道:“客官,请用茶。”朱老四点了点头,坐下后沏茶数杯,没过多久,只见盖碗茶冲得满冬冬的,云雾一团团环绕碗边,慢慢腾空而起,香气浓郁扑鼻,顿使人神清气爽。朱老四舔口卷舌,连连点头称“好茶。”,虎皮寨仙茶真是名不虚传。

由于虎皮寨茶产自海拔900米至1100米的高山净土茶树,选取吉日良晨采摘,传统手工精制,用精制陶罐封存。加之顺龙龙泉水不带硝碱,通过岩谷清滤,用铜壶盛装,炭火烧得滚开,自然砌出仙茶味道来。店家无拘无束,喋喋不休地介绍起虎皮寨茶来。朱老四一听,兴趣倍增。命随从备好“文房四宝”,挥毫写了“虎皮寨仙茶”五个大字。从此,虎皮寨茶声名远扬。虎皮寨寨主为了感激上帝恩赐,每年三四月都要向百姓布施茶水。百姓们饮用了虎皮寨茶,感觉清香甘甜,提神醒目,开胃消食。许多千里之遥的百姓都愿为饮用到虎皮寨茶而长途跋涉,认定是菩萨显灵,赐之仙药,普渡众生。

红军长征走过虎皮寨

据文献记载,1935年11月13日红军进入雅安名山,16日攻打百丈关,在纵横数十华里的山岗丛林地带与敌80多个团展开了一场空前剧烈的恶战,历时七昼夜,歼敌1500余人,但红军也付出了重大代价,伤亡上万人。1935年11月下旬,红军分别撤到了邛崃的九顶山、天台山,雅安名山以西的蒙山莲花山、四包山和丹棱县总岗山麓的老峨山、白岩场、骆大坪、虎皮寨、圣母洞、三百坎、柏木桥线扼险防守、休整、疗伤、补充兵员,这是红军经过丹棱的史实。

20世纪80年代,我随丹棱县志办公室的胡思明、邓代耘老先生下乡搜集县志资料,寻访红军经过丹棱的足迹的第一站,便是顺龙乡。

顺龙乡(因蜿蜒于总岗山状如游龙,故名)位于丹棱县西北部,地处总岗山脉,老峨山后山,与雅安名山县马岭镇和蒲江县霖雨乡相邻。我们一行走近顺龙,站在浸染着烈士鲜血的土地上,面对眼前的高山奇峰,山岗轻雾,追忆革命先烈浴血奋战。

我们刚到顺龙乡杨凌(杨凌原叫杨凌村,与虎皮寨村合二为一),问及红军经过丹棱时,一位姓郑的老大爷告诉我们,“30年代,我们这里的乡亲,生活十分困难,加之灾情严重,军阀官僚横征暴敛,地主、高利贷者剥削压榨,豪绅恶霸敲诈勒索,穷苦群众生存困难。那时我只有八、九岁,靠放牛为生。有一天,我正在山坡上放牛,发现从三百坎(双桥镇中山村)方向过来一支部队,走近看,他们头戴五角星帽子,身穿青色服装,操外地口音,已过“观音岩”,进入顺龙乡境内。游击队便派陈春寿前去联系,通知游击队靠近红军部队,帮助抬伤员,安排红军住进老乡家。当时,我的家里就住了12位红军,其中有8位伤员。我的父亲把门板都取下来给红军搭床,还到我的幺爸家借来三床铺盖(被子,那个时候棉被很少,大部分人家都是用棕丝和玉米须装的);我的母亲把留来过年吃的鸡蛋和肉等过年货都拿出来给红军。晚上,有十多个红军在我家灶房烤火,他们围在火堆边,与我的父母和邻里乡亲摆龙门阵。我听到一位年龄稍长的红军说:“我们是穷人的队伍,专打老肥,打蒋介石的部队,不杀好人,要杀老肥。”没过几天的天夜里,红军趁着天黑离开了我们家。临走时还给我们家留下一枚铜元,上有“赤化全川l”字样。可惜红军走后没多久,那枚铜元被恶霸抢走了。

走进虎皮寨村民家中,一严姓老人见我们来访,十分高兴,滔滔不绝地讲起了红军的故事“在我们这里,一直流传着10多名红军战士,为了掩护主力红军摆脱敌人,激战一天一夜。他们弹尽粮绝后,遥望着战友撤走的方向,含笑屹立在虎皮寨的悬崖边,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。”严大爷讲到这里,哽咽着流下了激动的眼泪。

我们每到一家农户,村民都说,红军战士没有死,只要是晴天晚霞时,就会隐约看见战士们从敌人的包围圈里,从红叶满山的虎皮寨山顶上,驾着飘飘红云,向西北飘去。虎皮寨山下的苦难百姓就是靠着这神话般的传说,天天盼着红军从天而降,带领他们冲破黑暗牢笼、摆脱贫穷、奔向富裕的幸福生活。

转载请注明:阿汤博客 » 《走进虎皮寨》之三走进虎皮寨

喜欢 (0)or分享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