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汤博客-承接中小企业服务器维护和网站维护,有意者可以联系博主!

螺子坡的记忆

心情随笔 95℃ 0评论

螺子坡的记忆

螺子坡最早是有先民依山而居,随历史的演进发展成后来的一个乡域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。而最早的原驻民起于何时已难以考证。其地理位置处在成都、眉山、丹棱通往雅安、康定、名山的要道节点,也是茶马古道的驿站。螺子坡兴赶场已由来已久,是乡民贸易交流的重要场所。

清朝年间,丹棱知县毛震寿,到顺龙巡察,来到东岳庙前举目眺望,群山雄奇叠嶂,云雾绕山峦,欣然于场后的岩石上书写“螺岫岿云”斗大四字,并请来工匠錾字,从此这里被人们称为“錾字岩”。可惜后来刻字的石头被挖去修建水库,但“錾字岩”的地名一直沿用至今。后来在顺龙乡政府还传出过一段笑话,说有一干部问另一干部“錾字岩”有几个字,回答“三个字”呀!

螺子坡的记忆-栅子门

民国初年,有乡贤黄某,募集资金,在场西头台子坝修建“栅子门”。采用砖石结构,上面有飞禽走兽和人物刻画,雄伟而壮观。最为有名的是上下各一幅楹联。上一层楹联曰“螺点云岿岫,鸡鸣晓度关”;下一层楹联曰“峻岭崇山看来分得秦关险,骚人逸士到此重歌蜀道难”,正中镶嵌着“龙蹯虎踞”四个大字,虽文物已毁,然记忆犹存。

解放前的螺子坡,集镇已有相当的规模。场镇上有几户私家小店,商贸食宿功能已较为齐备。场东头有个东岳庙,庙宇全是大石柱,每根外围六尺,庙内塑有东岳菩萨,高达丈许的神像,气宇轩昂,栩栩如生,来往香客纷纷前往朝拜。民国初年曾在此办学,后为民国乡公所驻地。解放后,庙宇设施大多被毁,此地改造为顺龙粮店,再后来又拆建为顺龙乡卫生院。

螺子坡的记忆-供销合作社

五十年代的螺子坡,成立了顺龙乡人民政府、农村信用合作社、供销合作社(包括屠场)、粮店、兽防站、卫生院、中心小学等,还组建了公私合营的商店,食堂、铁器社。

六十年代,“细粮关”后迎来人口生育高峰,螺子坡也呈现出“人丁兴旺”!集体事业蓬勃发展,房屋修建开始出现了火砖楼房,当时谓“洋房子”。供销社和粮店不断扩建,在那物资匮乏且计划供应的年代,供销社是一个有几分神秘和了不起的单位,粮店每月以每斤一角三分八供应大米给吃“商品粮”的人,那年代的城乡差别似一道深深的鸿沟。乡政府已改为人民公社管委会,文革期间称公社革命委员会,机关已迁到场西新建。邮政代办所、农机站、收购站、理发店、被服社、修理店、广播站……应运而生。广播站用有线传输的方式,全公社户户通喇叭。中心小学校也“戴帽(在原小学校加设初中班)”办起了初中。收购站以三至六元一张不等的价格,分等级收购羊皮。人们买一只羊“打平伙”,吃了羊肉卖羊皮,充抵购羊款后还会出现剩余。

七十年代,丹顺公路通汽车了,之前人们用黄牛拉架架车运商品的老式运输方式,逐渐退出历史舞台。“石油队”的钻井工人,在场东头耸立起了高高的井架;他们帮螺子坡的人喝上了自来水,结束了螺子坡人要到一里开外的水井排队挑水,天旱汽车、拖拉机送水,甚至喝泥凼子浑水的历史;他们将场镇石板、石砾街道,改造为混泥土街面;孙师傅开着解放牌“生活车”每天进城为工人购买生活用品,螺子坡的人搭过这个“敝蓬车”的还不少呢!

八十年代以后,改革开放使螺子坡更加繁荣兴旺,街道全面整修,商家纷至沓来,从解放初期几家发展到两百多家,几百米的街道发展成一千多米的上下双街道,顺龙人民公社管委会又改名为顺龙乡人民政府,政府驻地新修了钢筋混凝土楼房,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又跃升到了更高的层次。

本世纪以来,螺子坡的变化更大了。当地和外地的百姓纷纷沿老街置地建楼房。从东端屠场到西端乡政府一千多米地带,两排、三排、四排不等,民房建筑鳞次栉比,夜幕下,俨然成一条彩灯装点的飞龙。螺子坡人感激“石油队”的到来让当地百姓首次喝上自来水,多年后设备陈旧,又逢乐山市佘国华市长关怀,更换了设施;然水源水质告急,再次困扰螺子坡人,担当的乡政府又从骆大坪水库引水到场镇,螺子坡人的吃水问题总算是解决了。逢场的螺子坡摩托车、电瓶车、货车、客车、小汽车拥堵已成常态。当年很“扯把子”的供销社、屠场、粮所等退出了历史舞台,其功能或消失、或弱化、或被取代了。老街上的铁炉铺子也没有了,合作商店、合作食堂转民营了,中学也撤并到县城了……

不变的螺子坡,变化的螺子坡,多少年来,留给顺龙人和过往顺龙的人,以千姿百态的记忆!

转载请注明:阿汤博客 » 螺子坡的记忆

喜欢 (0)or分享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