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汤博客-承接中小企业服务器维护和网站维护,有意者可以联系博主!

人无音容在,身去志长存(沉痛悼念姥爷-汤国举)

心情随笔 86℃ 0评论

我的姥爷,人缘好,会摆龙门阵,对人友善,从我记事开始他从来没和别人发生过矛盾。零几年的时候在家门口承接一了个小卖部,赚点零用钱;平时还有些村里老人来打长牌,好不热闹。但是店铺不是很大,只能容下两桌还特别挤。

后面老家人少了,小孩也少了,就只卖点香烟,啤酒饮料,零食以及一些杂货。雅安地震那年家里土房子开裂了,属于危房只能重建。建好以后就把小卖部搬到了家里,这下宽敞多了,可以容下好几张桌子,打牌的人也越来越多了,每天家里非常热闹,姥爷、奶奶每天也找的到人摆龙门阵。不过奶奶闲不住,每天早出晚归干农活,劝也劝不听。不过最近几年得了白内障,眼睛不好使只能每天闲在家中。

每次回家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和姥爷奶奶坐在一起看电视,聊聊天,可惜这样的日子正在一天天减少。每次从家出走,去外打拼我都是含着泪水不舍的坐上最后一班大巴,因为我明白和他们见面的次数已经越来越少,他们已经慢慢老去。真的很害怕这次的告别成为永远的告别!

我的姥爷,经历过战争,经历过饥荒,参过军,小时候经常听他说当年的事情,真的特别辛苦,挑东西去卖,要走半天的山路。他说因为年轻的时候太苦太累,现在50多岁就疾病缠身。他的后半生基本都在和病魔抗争,五十多岁的时候,有风湿病,后来腿脚水肿,然后又查出胃病,高血压,还有其他小毛病,长年都在吃药。

我的姥爷,从小就带着我,直到上学,大一点的时候听村里人讲,我姥爷不管到哪里都用凉背篓,背着我去,给我买点心,我一次要吃两盒,带着我去帮别人家干农活,吃饭的时候,我哭着非要喝香槟,没有不吃饭,别人还真去买回来了。上学以后,我姥爷和我表弟的合照,拍摄于2005年或2006年姥爷就去一个卖饲料亲戚那里,帮他看老家的房子。连续好几年都没怎么见过他,偶尔回来一次,暑假的时候,姥爷带着我和两个表弟到他上班看房子那玩,当时三个调皮捣蛋的场面,现在还记忆犹新。姥爷带着我们三个人去河沟里抓了好多螃蟹,然后回家姥爷就给我们油炸着吃,特别香,我们三个在那玩了一周,特别淘气,后面姥爷还单独带我去了好几次,还去串了几个亲戚家,钓鱼吃饭,现在好多细节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。后来姥爷没在那看家了,也经常带着我和表弟去串远房亲戚,一徒步就是好几个小时,翻山越岭,在丛林杂草中各种穿梭。记得当时买个一个交卷相机,一边走一边拍照,可惜,傍晚的时候只给姥爷和表弟拍了一张合照,我自己没和姥爷合照。后面也再没找到机会和姥爷拍张合影,今生遗憾!

我的姥爷,他教我下象棋,那个时候每天放学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拿出棋盘和姥爷杀上一局,刚开始怎么也赢不了姥爷,每次我要输了,他就悔棋不把我将死,这样一直战斗到最后的棋子。这样天天练习,到后面我的棋艺好了一点,姥爷总是赢不了我了,但我一直坚信他是让着我。得到姥爷的真传以后,小学初中班级里下象棋都没人赢过我,初中有次和我们班英语老师对局,传说他很厉害,但还是被我侥幸赢了。初中的时候,我的象棋有次借给了同班同学,但他们上课玩,被没收了,当时我伤心透了。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棋和姥爷切磋,后面去店里买象棋,无意间看见了军棋,看着很有意思,于是买了回去。回家一问姥爷,原来他也会下,于是他就从零开始教起了我,介绍了规则,就开始学,那个时候兴趣特别大,每天放学回家都会下两局,由于军棋需要裁判,后面我就拉上我的同学,让我姥爷给我们当裁判。后来上高中了,每个月回去一次待上一两天,基本上再也没和姥爷下过棋,再后面接触了网络,就在网上和别人对弈。再后面有了电脑,手机,就慢慢遗忘了姥爷教我的下棋技能。现在多么希望还能和姥爷对弈一局,可惜……

我的姥爷,对我特别好,上学的时候每年有什么好吃的,总是会给我留着,等我放假回来。哪怕会坏,也舍不得自己吃。哪怕别人给他一个橘子,他都留着给我吃。去参加别人婚礼,满月酒领的糖果饮料,都是带回家,等我放学回给我吃。到后来毕业工作了,我去了贵州,一年才能回家一次,过年回家给我留的好多吃的,但是大部分已经坏了,每次看着姥爷把他给我留的吃的,拿出来给我的时候,都特别感动。后面我决定选择在离家近的成都工作,有空就可以回家看看。每次放长假只要没有事情,我都会选择回老家看看姥爷奶奶,他们已经慢慢老去,身体已经大不如以前,两位老人在老家的孤独估计只有他们自己才能体会。每次离家出走,他们都是很不舍,特别嘱咐我有空就回来,我何尝不想呢。

我的姥爷,特别节约,只要姥爷和奶奶在家,他们都很少买肉吃,只是吃家里自己种的菜,每次我放假回家,姥爷奶奶都会去集市买肉,买鱼回来做一顿丰盛的饭。初中的时候每逢赶集,姥爷奶奶去赶集,都会给我买水果,然而他们自己却舍不得吃。只要我在家,顿顿都有肉吃,我一走他们就吃剩菜,什么东西 破得不能再破了,也舍不得丢。可能我没经历过他们那个年代生活的艰辛,不知道东西的珍贵。上大学的时候,每次开学临走姥爷奶奶都会给我钱,让我去路上买东西吃,每次都给我好几百,可他们却没有收入来源,每次拒绝,他们还不开心。后来工作了,第一次过年回家,我就给他们一人一个红包,让他们买些穿的,买些喜欢吃的,那时真的很高兴,再也不用他们给我钱花了。后面只要我回去都会给他们一人一个红包,不过后来发现给他们的钱,都没拿去买衣服,买吃的。于是后面两年我就给他们买了衣服,可是他们平时在家却舍不得穿,都穿自己的旧衣服。后面开始买一些老年补品,但是他们一放就是一年,差点就过期,我想可能是因为太麻烦,需要冲开水喝,思来想去,还是牛奶水果比较方便,现在每次回家都给他们买牛奶,然后给他们说,牛奶保质期只有三个月,不喝就坏了,到时候只有扔了。后面再回家发现都喝光了,真的很开心。我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,姥爷奶奶都给了一个大红包,他们平时没有一点经济来源,姥爷全靠小卖部挣点钱,买药看病。结婚的时候,姥爷奶奶又给了我们好几千块的红包,他们都没什么收入,把钱都给了我,后面才知道这些钱都是平时我们给的,他们舍不得用,知道以后心里特别难受。结婚以后今年过年回家,姥爷奶奶又给了一个大红包,我怎么也不要,但是却怎么也犟不过他们。

我的姥爷,身体特别不好,从我记事开始,好像就一直在吃药,看病。最近几年特别严重,一年没几天健康的日子,经常不拍摄于老房子我的卧室,我用胶卷相机给姥爷拍的相片,拍摄于2005年或2006年舒服就是一天不吃饭,这几年都廋了好多,以前再怎么不舒服,都要吃两大碗饭。好几次严重的时候,都在医院住了好几天,我奶奶还有我大姑,就在医院轮流照顾他。读书那会儿每次电话回来,奶奶都说姥爷在输液,真的特别难受。每次不是这种病,就是那种病进医院。去年有一次凌晨去上厕所,结果高血压犯了,晕倒在那,没人知道,结果后面是他自己醒过来的,听我奶奶讲起这些,我的心情特别复杂。还有一次也是上厕所晕倒在路上,不知道是去的路上,还是回来的路上,结果是早上被路过的邻居发现,最后联系我大姑送到了县医院,我得知消息以后马上坐大巴回县城医院去看望姥爷,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姥爷,整个人都没精神,脸庞比原来消瘦了好多,胡子都白了,那一刻我明白,爷爷真的老了,在那照顾了两天又不得不回去上班,有时候真的羡慕古人,为了照顾老人,尽孝,几年都不去工作。可现代的我们,却有着各种各样的经济压力,不得不背井离乡,远离家人在外拼搏。小时候我是留守儿童,我长大了姥爷奶奶成了留守老人,真的不知道是我的悲哀,还是这个社会的悲哀。在医院的那两天特别热,留给姥爷买了一个小风扇,还有几条短裤,让他换着穿,走的时候我用我的剃须刀,帮爷爷把胡子剃得干干净净,瞬间感觉年轻了好多岁。这还是我第一次给姥爷剃胡子。姥爷出院的时候,我特意赶回来接他,那时看他整个人都精神多了,出院的时候,有两个也在住院的老人,还给我姥爷钱,让他去买些吃的,应该他们是认识的,在那推搡了好久,最终姥爷还是没有收。回家后的几个月,爷爷也一直在吃药,高血压降了以后,又在吃其他病的药。我还记得我读初中的时候,家里那台黑白电视机,只能放一些地方频道,有个乐山电视台,经常播放一个治疗风湿的广告,把那个药吹得像神药,那个时候我也不懂,就和爷爷说,要不要买来试试,爷爷也就听我的,让我打电话购买,买了一个疗程,对方说还送到我的镇上,让我到镇上去取,到时候再付钱,我就相信那不是骗子。那时候没手机,提前约好时间一直在那等大巴,看着像送药的就去问。现在想想,他为什么这么大老远几百公里,换乘好几趟大巴送过来,因为是假药,没有成本,除去车费,都是他赚的钱。现在想想自己真的好傻,好天真,还害姥爷的钱被骗,吃了假药。还有几次村里来了一些推销保健品的,把这些药吹成神药,包治百病,先是免费吃,连续送了好几天,后面才让买,好多老人都听信这些卖药的人话真的以为包治百病,都买了好多,记得当时卖药的还说,谁愿接受采访,可以免费送一盒,我姥爷第一个举手接受采访,但他没买,可能因为没钱吧。现在才知道这些就是跑江湖的骗子。很庆幸当时没买。

我的姥爷,特别爱干净,我的印象中他经常拿着一把扫把,在扫地,每天早上,下午都会把院坝打扫一次,即使自己再不舒服,他看见地脏了,都会去打扫。他觉得家里不打扫干净,有人来了,看见会觉得邋遢,说闲话。

2018年8月29日晚上23点左右得到姥爷发病的噩耗,他看完电视,回房睡觉突然晕倒在地,不能说话,他用力拍打桌子发出响声,才被看电视的奶奶听见,由于当晚没有及时送医院,导致病情恶化。后来才知道,农村人迷信,怕半夜送医院,中途有什么意外,找不到回家的路。如果当时我在家,肯定会执意送医院的。现在想想当时为什么没强制让家里人打120送医院,为什么当时家里说天亮才送医院自己没有坚持自己的想法,附近就有一个医生,为什么没让家里人找她过来看看。不知道是不是高血压的原因,如果是这个原因处理得当,血压降了就完全可以避免的,真的追悔莫及,为什么当时听到这个消息自己没有冷静思考。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。听奶奶说,姥爷当时说不出话手一直指着柜子上面和床铺下面,奶奶去喊醒我爸,然后才把姥爷抱到床上躺着,然后从柜子上面找到了他2012年拍的72岁纪念照,可能当时姥爷感觉到熬不过今晚了。

那一晚从听到姥爷发病的那一刻,我的心一直放不下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,凌晨4点又接到电话说姥爷快不行了,挂掉电话连忙往回赶,可是还在路上,就接到姥爷去世的消息,那一刻我的大脑是空白的,没想到连最后一面都没见上。早上到家看见躺在冰冷床上的爷爷,就像睡着一样,我的眼泪强忍着流了下来,握着他的手是如此的冰凉,奶奶流着眼泪说,话都没说上一句,就这样走了。看着姥爷的面庞,我满脑子都是在回忆和爷爷一起经历过的事情。上一次这样看着姥爷躺着,还是去年他高血压犯病,我在医院照顾他的时候,我特别希望现在是在做梦,一切都不是真的,有谁能叫醒我。那时候他的胡子也是白的,那次我用我的剃须刀,给他剃干净了,这次胡子也是白的,我们找了村里理发的来帮忙,把爷爷胡子剃干净,头发剪了,让他精神的去往另一个世界。

我的姥爷,名叫汤国举,身份证写的出生于1939年7月1日(家里人都说是农历八月初六的生日,今年满八十。),病逝于2018年8月30日凌晨4点到5点,享年八十岁,一生都生活在四川省眉山市丹棱县顺龙乡杨凌村(杨凌庙)7组(现合并虎皮3组),这个云朵中的山村里。

最后一次和姥爷说话还是8月12日,最后一句还是“姥爷我走了,有空我再回来”,当时姥爷面容憔悴,在床上都躺了好几天了,早上他还给我看了他吃的药。那天早上奶奶说,让我去镇上帮姥爷拿几袋酸菜回来卖,姥爷说中午等我走的时候一块去,然后自己在回来,中午走的时候天太热了,我就让他在家休息,改天再去拿。当天走的时候奶奶还让我到了,给她打个电话报平安,可是晚上打了七八个一直关机,后面十多天又打了几个,都是关机,后来才知道家里电话坏了。就这样连最后都没能和姥爷电话聊聊天,以前一周左右都会给家里打个电话和姥爷聊聊家常,他总是有好多说的,现在再也没机会了。

再上一次回来摘李子,给姥爷奶奶包了很多抄手,让他们在家里煮着吃。晚上打麻将的时候,姥爷一直坐在旁边看。姥爷总喜欢问我一些成都的地方,我知不知道,成都的一些老地方他都知道,我也给他说过几次,今年国庆带他到成都看看,现在成了我的遗憾。去年大年二十九本来也想带他来成都看看,结果大年二十九才赶回去。真的是造化弄人。

今年由于买了车方便了回家次数比以前多了好多,以前回家一次路上等车就要花半天,有时候一天都有可能。我也给自己规定,一个月至少回家两次,再忙必须回家一次,因为我害怕哪一天就变成了最后一次。每次回家看见姥爷奶奶,叫他们的时候心里都特别幸福,这次回家只有奶奶才能答应我了,心里特别不是滋味。

六月份回家摘清脆李,姥爷还在树下帮忙,我在树上摘,摘满一兜就递给姥爷,那个时候姥爷身体还挺好的,他还拿着锄头在锄树下的荒草,当晚下大雨,刮大风第二天邻居告诉我有根李子树倒在了公路中央,我还和姥爷一起去绑绳子,硬把这根李子树,从路中间给拉开了,姥爷还让我下次休息回来,这个品种的就可以吃了,说还有梨也可以吃了,结果等下次再回来树上都已经空了。

再上一次的记忆是回家载着姥爷去县城医院拿高血压的药,在医院的时候挂号挂错了,医生说我们只是拿药,就没让我们重挂,医生说这个药是买一送一,拿药的时候,工作人员告诉我去住院部领,去了住院部,那边又说没有免费,来来回回跑了几次,问了几次,才找到以前姥爷住院那楼的办公室,才领到药。 

读书那会儿,家里有什么果子,熟了姥爷奶奶都会去摘来给我留着,现在他们只能看着它们掉一地,柚子,柿子,板栗,栗子,海棠果,橘子,只要有的,都会给我留,现在他们身体不允许了。记得有次回家和姥爷奶奶一起给我摘梨和海棠果,搬着板凳,背着背篓,我在树上摘,他们在树下帮忙三人一起合作。

2010年的时候,爸爸在工地摔伤了腰,爷爷听到消息就和大姑一起从老家过来看望爸爸,那时候姥爷身体还挺好,我还带他去外面馆子吃饭,他吃了好几碗,还带他周围走了走,看了看风景,可能这是他这么多年走过最远的地方。当时记得在新津的一座桥上我有给他拍照的,但是现在却找不到了,但他的模样一直在我心里。

姥爷在的时候,每天早上村里很多老人吃了早饭就会来我家打长牌,有时人不够他就会去凑一个,以前打电话,他经常给我说,输了几十块,今天手气不好。现在不在了,每天早上起床都很冷清。以前我在家的时候,他手气不好,我就经常替他打,最近两年身体不好他打的也少了,有一年大年三十我和他还有我爸,还有邻居一个4个打到凌晨1点过。现在听邻居说,姥爷饮食不2012年,老家村里给姥爷拍的纪念照行,有人打牌的时候,看见他一天都没吃饭,身体怎么吃得消,饿一天。可能他真的不是不想吃,真的是吃不下,只有被病魔折磨的时候才能体会他的痛苦。 

以前家里电视是机顶盒,插上电源,打开开关就可以看电视,自从广电限制收费以后好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没看过电视,后面村里通上了互联网,于是腊月回家我就给家里开通了网络电视,走的时候还教姥爷怎么进去看电视的界面,当时他都会操作了,离家几天以后,打电话回家问他最近有没看电视,会开了吧,他说我走的第二天,他弄了半天都没出电视节目,然后我就在电话里教他,教了半小时还是没弄出来节目,他说算了等我下次回家再教他,后面周末回家又给他演示了一次,他一下就会了。后面奶奶想看电视都是姥爷帮她打开。

姥爷出殡那天,奶奶说姥爷把我带大,我把他送走,他应该很满足了,就是说带他去成都玩,他没有福气去不了了。

这次回家,奶奶说姥爷给我留了几千块钱,钱不多,是姥爷省吃俭用留下的,还有他当兵退伍每个月领的几百块钱,她说姥爷舍不得我,很早就把钱给她保管着,听到这些眼泪忍不住又留下来。姥爷遗留的本子上面我看他清清楚楚写着,他生病住院,谁谁给了他多少钱。姥爷的衣物遗留的其他东西,都在出殡那边,在他的坟前焚烧了,看见了我买给他的棉衣,他住院我给他买的小风扇,他经常穿的衣服,我把他随身带的手表和用的汽油打火机留了起来,算是对他的一丝想恋。我把他戴的老花镜,用的烟杆子,喜欢抽的烟,喜欢打的长牌都给他放在的坟前,喜欢他在天上也能每天做喜欢的事情,没有病痛的折磨。

姥爷走了,印象中没过过生日,今年本来打算给他过八十大寿,现在留下了遗憾,很久就计划过年家里能团圆一次,拍一张全家福,可是几年了都没能实现,现在再也无法实现了,也没能和姥爷一起合张影,也没能带他去经常提起的成都逛一逛,没能带他经常提起的成都老地方走一走,自己的重孙马上出生了,也看不见了,这些只能让我遗憾终身了。

如今只能通过简简单单的文字把我和姥爷的记忆留在这世上,我怕时间长了我就忘记了这些从小的记忆,不需要太多复杂词汇,只有我能懂的文字即可。这些文字是姥爷留在这世上唯一和我有关的东西。希望姥爷一路走好,在另外的世界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,远离病魔。

万里云天悲落日,千行泪雨洒长天

怀念你的孙子

2018年8月31–9月16日

转载请注明:阿汤博客 » 人无音容在,身去志长存(沉痛悼念姥爷-汤国举)

喜欢 (0)or分享 (0)